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远近的博客

崇尚自由,心向远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回忆我的老师盛银龙  

2017-01-13 20:11:12|  分类: 那些人儿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回忆我的老师盛银龙 - 远近 - 远近的博客

 

人到中年了,经常会想着我是怎样成长起来的?孔子曰:“三人行,必有我师。”那么,这数十年间,我的父母,我的家人,我的老师,我的同事,我的朋友中,究竟有多少人是我的“老师”,这一路上,究竟有多少人帮助我,启发我,影响我,他们教我做人,他们给我知识,好多人是具体地帮助过我,好多人却是以他们的人格力量影响着我,我就这样成长起来,一路顺利地走来,我才成为今天的我。对所有帮助过我的人都心存感激,或许他们都已经淡忘,而我也不曾表白,但是他们却在我的心头难以忘怀,其中就有我的小学老师盛银龙。

我在十年动乱时期读完了我的小学和中学,天晓得那年月里我们究竟读了多少书,所以今天想起我的老师,更多的是他们怎样地热爱学生,热爱工作,他们在非常岁月里所表现的那种敬业精神,教我做人。

我的小学是东湖小学,后来时学校改名为五.七小学,再后来又改为平湖师范附属小学。盛老师是我五、六年级的班主任和算术老师,那时他大约30多岁,家在农村,他就住在学校的宿舍里,说是宿舍其实只是学校的一间空旧的房子罢了。老师中等个儿,黝黑的四方脸,长着络腮胡子,额头高高的,头发浓密又略有卷曲,两道浓眉下是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,这样的一个老师,你一定以为他很凶,不,其实他非常和蔼。

那时上算术课,盛老师常带着一个小闹钟,小闹钟放在讲台上,面对着我们,头几分钟练珠算,小闹钟滴滴嗒嗒地走着,我们的小算盘辟辟啪啪地响着,“打百子”、“见珠打珠”等天天练,先打完的赶紧举起小手,盛老师则一边在课桌间来回走着,一边给我们计着时间,又冲着先完成的同学微笑着点点头。那点头微笑时赞许的眼神,对我们来说是一种爱与鼓励,每天的算术课我都希望自己快点完成珠算练习,然后高高地举起小手,期待老师的点头和微笑。虽然最先完成的总是其它几位同学,但我也算是比较快的。

现在想来学生是多么希望得到老师的表扬和鼓励呀!而盛老师又是一个善于表扬和鼓励学生的老师,他会夸这几个男生计算准确速度快,说那几个女生字迹端正很细心,上课前常常会拿几本既整洁又全对的作业本给同学们看,当你的功课受到了老师的表扬,那种很受鼓舞的心情是喜悦的,美好的,而你带着这种心情再去学习时,原来感到乏味的功课也会变得饶有趣味了,至少我是这样体会的,以前我不太喜欢算术课,后来竟慢慢地觉得算术原来也是一门很好学的功课。

那时是没有晚托班的,但放学了我和几位同学却不愿意赶快回家,而是在教室里把当天的算术回家作业先做好,然后去办公室请老师看作业,这时老师总会停下手里的事情,帮我们批作业,我们几个围着老师看着老师手中的红笔,在我们整洁的作业本上划着一道道好看的带弧形的钩,最后再写上大大的“很好”两个字,这时候的感觉真的很幸福。有时作业做错了,老师也舍不得打叉,而是跟我们讲明白,等我们订正了,再打钩,再在底下写上一个“很好”。那本满页是红钩,每次得“很好”的作业本是最令我得意的作业本。

因为盛老师住在学校里,所以他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投到了工作中,那是一个提倡学工、学农、学军的年代,学校里活动很多,劳动很多。老师那时还年轻,做事很有干劲,不怕吃苦,于是我们也跟着干劲冲天,只争上游。农忙的时候要到乡下去劳动,春天要割草积肥,支援农村;学校里要盖校舍了,老师带着我们象蚂蚁搬家一样把砖头从河边的船中搬到校园里,浇混凝土用小砖块代替小石子,也是我们从荒地土堆中拣拾砖块,然后把它敲成小砖块;春天的中午,我们常会早点到校,跟着老师种蓖麻,教室的后面,围墙的边上,都被我们种上了蓖麻,秋天可以采摘蓖麻籽,学校将它卖给粮管所;学校的田径场以前是泥地,下雨积水成潭,也是我们用工厂的煤渣铺成的,男生用推车运煤渣,女生在操场上把大块的煤渣拣掉,把细细的煤渣铺平。那时,学校的许多事情,都是师生一起自力更生去完成的。那时,我们跟着老师不论是上劳动课或参加课余劳动,从来都不觉得苦,即使累得满头大汗,也还是争先恐后,你追我赶,劳动的场面总是热气腾腾,令人兴奋,只觉得劳动很光荣,很快乐,尤其看到劳动的成果,甚至觉得我们是高年级的学生了,能为学校做这么多事,非常骄傲和自豪。即使在今天看来,我觉得各种劳动还是很有意义的,从小爱劳动,培养了我们吃苦耐劳的精神,对我们来说终身有益。

小学毕业后,还常去学校玩,看看老师,后来工作了,不太去学校了,也很少跟老师联系,只是街上遇见老师,会亲热地向老师问好。直到后来,我的女儿也曾就读于我的母校现在的平师附小,我见到盛老师的机会又多了起来,他担任了学校的副校长,只看他比以前更加忙碌了。在一个春天的下午,放学了,我去学校接女儿,却看到老师拿着锄头和一截树根,不解的问:“盛老师,您在干什么呀?”老师笑着说:“我要了一截爬山虎的根,想种到围墙根去,不知能种活吗?你看,学校场地小,没法搞绿化。”这时,我仔细地看看狭小的老校园,真的,除了操场外没什么空地,几个仅有的小花坛种上了花木,老师这才想到要让爬山虎来装点校园的围墙,要为校园增添一片绿色。再仔细地看正在种爬山虎的老师,虽然精神饱满,身体健康,脸上却不免多了几道皱纹,头发也略为花白了,心里很不平静,这就是我敬爱的老师,几十年从未离开过这里,像一个辛勤的园丁,默默地耕耘着,但是在这个小小的校园外,却早已是桃李满天下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